返回目錄 |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| 特大 | | 恢復默認

笑貓日記之小白的選擇_第4章

小說:笑貓日記之小白的選擇作者: 楊紅櫻 更新時間:2018-06-20 00:13:48

,而不應該讓他到櫻花巷來。也許,我根本就不應該去綠狗山莊找他,如果小白一直待在綠狗山莊,那么他至少現在還活著……
  “我的主人快回來了。”菲娜催促道,“笑貓,怎么料理小白的后事,你快拿主意吧!”
  我說:“我們把小白埋在翠湖公園里吧!”
  菲娜有些遲疑地說:“我把小白的尸體從垃圾桶旁移到我的小屋,都費了好大的勁。要把小白的尸體運到翠湖公園???這么遠的路,怎么能運過去呀?”
  “我去想辦法。”我對菲娜說,“天黑的時候,我來把小白接走。”
  我回到翠湖公園,找到了球球老老鼠。“快,快把你的滑板找出來!有急用!”
  “我怎么不記得我有一塊滑板?”
  “說的就是你的餐桌。”我沒好氣地說,“你在你的滑板上鋪了一塊格子布,把它變成了你的餐桌。”
  “你要我的餐桌干什么?”
  “有一次,我從高煙囪上摔下來,摔斷了一條腿。是你用滑板把我送回翠湖公園的。你還記得嗎?”
  “誰的腿斷了?是不是三寶的腿斷了?”球球老老鼠首先想到的就是三寶。
   “小白死了。”我告訴球球老老鼠,“我們準備把他的尸體運回翠湖公園安葬。”
  “怎么就死了呢?真是晴天霹靂!幾天前,他還活蹦亂跳的。唉,那么年輕,那么英俊,那么優雅……”球球老老鼠連連嘆息。
  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我和球球老老鼠帶著滑板,悄悄地溜出了翠湖公園。
  “你躺上去!”球球老老鼠對我說,“我得試試這滑板能不能運尸體。”
  我氣惱地瞪了球球老老鼠一眼,說:“我還活著,不是尸體!”
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尸體,我知道你還活著。”球球老老鼠一本正經地說,“我做事情呢,追求的是萬無一失,只能成功,不能失敗。如果這滑板出了問題,那我們怎么能將小白的尸體運回翠湖公園?”
  我覺得球球老老鼠的話有道理,便躺到了滑板上。
  滑板沒有問題。球球老老鼠推著我,十分順利地來到了櫻花巷。
  點點寒星將冰冷的星光灑向櫻花巷。菲娜在巷口接應我,帶著我去了她的小木屋。我們一起將小白抬上滑板,然后我和菲娜在她家的后花園匆匆告別。
  我推著滑板回到櫻花巷的巷口,與躲在那里的球球老老鼠回合。我們將小白的尸體運回翠湖公園時,已是第二天的凌晨了。
  www.kosugt.tw
  
  
  
  愛的力量
  
  
  愛的力量
  天氣:北風吹。傍晚,風停了,煙灰色的天邊橫七豎八的亮起了一抹抹蝦子紅的晚霞。
  在微弱的星光下,我們在梅園的墻角邊挖了一個坑,將小白的尸體輕輕放了下去。
  球球老老鼠一邊往小白身上撒著泥土,一邊嘆息:“唉,如果地包天知道小白已經不在了,她該多傷心啊……”
  “停,快停下來!”我一把抓住球球老老鼠的胳膊,不讓他繼續往小白身上撒土,“無論如何,我們也要讓地包天見小白最后一面。”
  天剛亮,我就跑到地包天主人家的樓下。這也是我經常思念的地方,我最愛的人――杜真子,也住在這幢樓里。
  一想起杜真子,我就情不自禁地爬到了她房間的窗臺上。
  杜真子正準備去上學。她身穿一件紅色鑲白毛邊的羽絨服,腳蹬一雙鑲白帽邊的紅靴子,漂亮得無與倫比。她背上書包,習慣性地書桌上的相框親吻了一下,然后才離開了房間。
  相框里是我的照片。以前我在她家時,每天上學前,杜真子都要吻一吻我,然后才離開;現在我不在她家了,她只好親吻我的照片。
  我默默地目送著杜真子。她下了樓,越走越遠,她那紅色的羽絨服漸漸變成一個紅紅的小點兒,最后完全消失了。
  “笑貓哥哥,快下來!”
  不用看,我也知道這是地包天,因為只有她才叫我“笑貓哥哥”。
  我順著墻上的水管爬到樓下,問地包天:“你怎么知道我來了?”
  “我有心靈感應啊!你忘了嗎?”地包天說,“笑貓哥哥,你這么早就來這里,是不是因為很想很想杜真子啊?”
  “我是專門來找你的。”
  “找我?你想我了嗎?啊,我們是有好多天沒見面了。可是,對不起,我想念的是小白。”
  地包天對小白真是一往情深。我真的不忍心把這個噩耗告訴她。這太殘酷了!
  我猶豫了很久,終于對地包天說:“小白死了。我準備把他埋在翠湖公園里。現在,你去見他最后一面吧!”
  “笑貓哥哥,你在說什么呀?”地包天吃驚地甩了甩她的耳朵,“我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啊?”
  我沒時間跟地包天細細解釋,我還得盡快安葬小白呢。于是,我讓地包天跟著我到翠湖公園跑去。
  進了梅園,我們來到那個土坑旁。地包天一見躺在坑里的小白,就跳了下去。
  “小白!小白!你真的死了嗎?”
  地包天抱著小白哭得天昏地暗,哭得我的心都要碎了。
  “快上來吧!”我對地包天說,“我們得趕緊把小白埋了。再過一會兒,就會有人來啦!”
  “讓我再跟小白待一會兒吧!”地包天將小白抱得更緊了。
  初冬的梅園,蠟梅樹上鼓滿了綠豆般大的花苞。
  不過,還得再等一些日子才能那個見到蠟梅傲雪綻放的景象,所以梅園目前還是人跡罕至的地方。
  從昨晚到現在,我還沒好好吃一頓飯。于是,我決定回秘密山洞一趟,也正好讓地包天和小白單獨待一會兒。
  等我從秘密山洞再回到梅園里的那個土坑時,我驚訝地發現地包天的眼睛閉上了,小白的眼睛卻睜開了。
  “小白,你沒死?”
  “我聽到地包天在哭,在不停地叫我的名字……”
  小白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縹緲,仿佛來自遙遠的地方。
  地包天傷心過度,已經哭暈了過去。
  我把小白從土坑里弄出來,又用尾巴去掃了掃地包天的鼻孔。
  “阿嚏!阿嚏!阿嚏!”
  地包天連打三個噴嚏,終于醒了過來:“啊?小白呢?”
  當看見又活了過來的小白時,地包天就像見到了鬼一樣地尖叫起來:“你……你不是死了嗎?”
  “小白又活過來了。”我對地包天說,“是你讓小白活過來的。”
  地包天半信半疑的說:“我有這么大的能力嗎?”
  我說:“這是愛的力量。”
  地包天點點頭,說:“我現在終于明白世界上什么東西的力量最大了。原來,愛的力量最大!愛可以感天動地;愛可以起死回生;愛可以……”
  現在,地包天不傷心了,不過菲娜肯定還在傷心,說不定她也像地包天那樣因傷心過度而暈了過去。我必須馬上去告訴菲娜,小白又活過來了!
  我轉身準備離開梅園,小白卻叫住了我:“笑貓,你要到哪兒去?”
  “我得去告訴菲娜,你沒有死。”
  我匆匆離開了梅園,向櫻花巷奔去。
  還沒跑出翠湖公園,我便看見菲娜朝我迎面跑來。她的項圈上以往掛著一個漂亮鈴鐺的地方,今天別著一朵素潔的白花,這顯然是為了悼念小白。
  “菲娜,我正要去找你!”
  “小白已經被安葬嗎?你把他埋那在哪里了?快帶我去!”菲娜目光呆滯,一副悲慟欲絕的樣子。
  “菲娜,小白又活過來了!”
  “噢,天吶!”菲娜發出一聲經典的怪叫,“笑貓,一定是因為悲傷過度而失去理智了吧?你在說胡話吧?”
  “小白真的沒有死!我馬上帶你去見他!” yuedu3();
首頁      目錄     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

温泉电子游艺厅